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读者文摘 > 文苑 >
栏目列表
  • 父亲的“三碗粥”

    小顾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对待庄稼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珍惜和敬畏。但是有一件事,却让小顾很不理解。 每次收完庄稼后,父亲总会在地里留下一些干瘪的稻谷。刚开始,小顾以为是父亲不小心遗漏的,便提醒父亲。父亲却说: 别管了,让它们留在那儿吧。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为什么宽容变得那么难

    有个年轻人跟我抱怨,说他在团队里犯了一个错,他道歉了,当众反省了,毛病也改了,其他人也表示原谅他了,但他就是感觉,大家还是在排斥他。所以他感慨:这个时代的人怎么这么不宽容呢? 我说: 可能還是你自己没有搞清楚状况。 我们这代人受的教育总是说,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最美良药

    老李拉着空空的板车走在回家的路上,顺手把两个空空的包装袋丢进风中,包装袋上写着:咖啡。 半年前,也是拉着这辆板车,老李带着老伴走了二十里山路,去县城给她看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亲爱的,对不起

    在翻弄丈夫邢高军的遗物时,秦珂雪意外发现一张五千元的汇款回执单。这张回执单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,把她和邢高军醇浓的夫妻感情打击得摇摇晃晃。 毛秀花,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字。难道,自己的家庭早被人攻城掠地,她还蒙在鼓里? 她看着披着黑纱相框里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总有幸福在等你

    时隔 10 年,小芬发来请柬,她 又又婚 了。看到新郎官是大顺,我们几个老朋友都长舒了一口气。 少女时代的小芬肌肤白净,快人快语,很有男生缘。她学习不上进,读完初中就到商场站柜台,穿着时髦的衣裳,顾盼生辉,老有男孩围着她转。最痴情的那个男孩我见过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父女间的高级亲密

   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刘雨霖,内心被千锤百炼过。在拍摄电影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时,同在片场的刘震云,对身为导演的女儿,其态度是既不理会,也不过问。剧组的人甚至觉得他们不太像父女。 为了配合宣传,采访间隙拍摄照片时,父女俩走在山坡上。摄影师让刘震云走向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一谈恋爱就肉麻

    新生开学,有位上伦理课的教授前来布道,诲语谆谆,教导学生别乱谈恋爱,要用高尚情操来抵制低级趣味。教授问: 同学们计算一下,人生漫长,诸位是要痛快一小时,还是要痛苦一辈子? 有学生站起来问: 一辈子太久,人生苦短。教授,您说点实际的,那一小时来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赠品

    他去面馆吃面的时间,总是比别的同学晚二十分钟。 面馆开在学校附近,夫妻店,很小的店面,很简单的清水煮面。面有两种,一种卧一个荷包蛋,五毛钱;一种仅仅是清水煮面,三毛钱。 他只要三毛钱的。 父母都是农民。三毛钱的清水煮面对他来说,已是奢侈。 晚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一生的收获

    11 岁时,他家在新罕布什尔湖心岛上有一间小屋。一有机会,他就会到那里的码头去钓鱼。 鲈鱼季节开放前一天的傍晚时分,他和父亲就开始垂钓。他添土银色的饵料,练习抛线。鱼钩甩到水里,在夕阳的余晖中,击起金色的涟漪。待夜晚月亮爬上来,涟漪就变作银色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疯牛讨烟

    人常云,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给子孙留下肥田美宅,不若教其修身积德,若种了恶果,尝尽苦头,虽知那冥冥中的天意,亦悔之晚矣。 却说火头山下,有一个小客栈,一日黄昏,旅商朱正风来此打尖,刚过而立之年,却见过大风大浪,阅历颇深,他看到店中有一小哥,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寻找老屋

    他已经在这片荒原上跋涉两天了。 他要去寻找一座屋子,那应该是一座老屋了,茅草顶,木头窗,夕阳西下时炊烟袅袅,雨过天晴后鲜亮清丽。那里还应该有一位面目清秀的姑娘,一笑起来有两个酒窝,眼睛眯起来像月牙儿,哦不,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姑娘呢?他摇摇头哑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

    前些天,工作出了些差错,搅得我心神不安。那天晚饭后,父亲打来了电话,说: 赶明儿我去给你们送冬白菜,自家种的,你们不用买了,省点儿钱 听了父亲的话,心情烦乱的我口气有些生硬地说: 这大冷天的,你折腾啥?两蛇皮袋白菜能值几个钱呀! 正在刷碗的妻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十八里的半夜雪路

    大雪纷飞,看不见四周,只留下一条弯弯曲曲的雪路还在延伸着。 我戴了像雷锋叔叔戴的那样的棉帽子,帽檐下,两片帽帘儿刚好护住耳朵。脚上穿得特别时髦,我们叫它翻毛大头鞋,走起来吱嘎吱嘎乱响,鞋底还黏了不少雪,一只起码五斤重,小小的身子在茫茫旷野里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我在第三棵树下

    1 那天和男友逛街,走到一所小学,正赶上放学,孩子们潮水般从学校里涌出来,一个穿蓝裙子的小姑娘在人群中快速穿梭,扑到一个站在校门口小树下的男人怀里,男人牵着她的手,两个人边走边热烈地聊着什么。我不自觉地转换着角度行注目礼,直到他们的背影被不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割雪的季节

    札幌眼下正是割冰的盛时。不,也许应该说是割雪吧。 今年的札幌,比起历年来雪都下得多。这不,进入二月之后,又忽然下起来了。 讽刺的是,往年,一到二月初旬的雪节,雪就下得少,因而引起骚动。自卫队出动卡车,从近郊向真驹内和大通公园的会场里运送雪。... [查看全文]

推荐文章
  • 最后一只狐狸

    我不止一次看到那只狐狸,在同一个地方。那时我不懂狐狸怎样狡猾,也没见过狡猾的人,...

  • 母亲的大碗

    那时,乡人吃饭用三种碗,大、中、...

  •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

    如果月光偷饮了你的美酒,那么请相信,她肯定会还你一勺蜜。 那么多那么多的心事,你...

  • 听说沙漠里开着石生花

    春深了。 仿佛一夜之间,花时的多肉植物全都发芽了,它们宛如卵石的身体裂开一条缝,...

  • 人生树下

    内宫传诏问戎机,载笔金銮夜始归。万户千门皆寂寂,月中清露点朝衣。 政治家能把诗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