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民间故事 > 杀人的野鸡血

杀人的野鸡血

时间:2018-04-25来源: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: 秩名

一碗鸡血汤

明朝嘉靖年间,河内县发生了一桩蹊跷的杀人案。

这天,刚走马上任的唐知县正坐在大堂上与师爷交谈,堂外的鸣冤鼓突然响了起来。被带上大堂的是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。看到唐知县,他跪下便说:求大老爷务必查明小儿的死因!一旁的师爷低声耳语道:这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财主张福缘。唐知县点了点头,冲堂下说:可详细道来!

跪着的张福缘抹了把泪,将详细情况一一说了出来:他的儿子去年得了疯病,到处求医不见好转。后来遇到了一个江湖郎中。江湖郎中说他儿子的病是心气不足,需要用野鸡血来治。

这野鸡也有讲究,必须是捕捉到的野鸡。野鸡被人捉住后会生气而死,这个时候的野鸡血才能治病。他的儿子服用了这种鸡血后,也确实病情好转。就在今天早上,他从一个叫侯胜的捉鸡人手中买得了一只吐血的野鸡。血炖汤让儿子服用后,他的儿子竟然也吐了血,不待郎中到场就气绝而亡。

张福缘的家在城南的一所大宅院里。到了那里,唐知县看到一个年轻人口鼻出血,躺倒在地上。仵作走到汤碗前,拿银针在碗里残存的汤汁里探了探,银针很快便变黑了。大人,汤汁有毒!仵作说。那只野鸡在何处?唐知县问身边的张福缘。在厨房!张福缘答。

厨房里,一只没有头颅的裸鸡正躺在案板上,仵作走上前去,探完之后,仵作又朝唐知县摇了摇头。唐知县又继续问:此鸡头颅何在?张福缘回答:我每次都让厨役将鸡头一起炖了。唐知县听后没有言语,走到案板前将野鸡断了的脖子捏在手中看了看,对随同的捕快说:带捉鸡人前来!说完这话,他又问:厨子何在?一个汉子战战兢兢地应:小人在!”“我且问你,这鸡血汤炖时都是何人在场?唐知县问道。厨子语无伦次地说:无他人到场,但毒汤又真的与我没有关系。

少顷,捕快将捉鸡人侯胜带到了场,唐知县转而问起了侯胜:你就将捉鸡时的情景给本官描述一下。侯胜回答说:今大清早,我来到城南野外,将自己养的雄野鸡放出到套子下。不一会儿便有只雄野鸡飞了过来,雄野鸡生性好斗。原本它是想厮杀一场,却不曾想落入了我的套中。它气恼地口吐鲜血而亡。我便将这只泣血而亡的野鸡送来了张宅。

鸡血的秘密

回到衙门,唐知县坐在堂上暗自思忖着这桩离奇的野鸡案。他在大堂里来回踱步,不觉便踱到了大堂门口。隔着墙板,他听到门外站着的两名衙役正在交谈,其中一人说道:那张家公子也倒是真该死了,终究没逃过此劫!另一名答道:那可不是,又多活了两年!唐知县听到二人对话中很有含义,于是问:尔等何出此言?

二人正要答话,师爷跟过来说:大人,此事说来话长,不妨看一份往年卷宗。说完,便取卷宗去了。唐知县阅后,恍然大悟,不由频频点首。

这天,侯胜从赌场里出来,到一个酒肆喝了会儿酒,结完账刚走出门,便被一个青衣汉子拉到了一旁。站定后,那青衣汉子方开口说:我们东家说了,那张家厨子指定是要担下罪名了,让你务必守好自己的口!侯胜朝来人拱了拱手:请转告贵东家,尽可放心。青衣汉子点了点头,离去了。侯胜走入了一条小巷,迎面过来两名捕快,将他拿了下来。

 “你们为什么捕我?到了大堂之上,侯胜仍然不服地问。

唐知县微笑着说道:你可认识他?顺着唐知县的手望过去,侯胜看到大堂一侧跪在地上的是方才与他碰面的青衣汉子,此刻青衣汉子灰溜溜地耷拉着头。侯胜的酒当场便醒了一半,赶忙摇头:不认得!

唐知县将惊堂木狠劲一拍:他都已经招供,你还在嘴硬!在张家,本官看了那野鸡喉管,喉管内并无血迹,而你却说野鸡是吐血而死,当下便令本官生疑。现在看来,不用大刑你是不会招的。话音未落,侯胜便一一招供出来:他先前农闲时常捉些飞禽野物来补贴家用,奈何最近他迷恋上了赌博,赌输欠了一大笔钱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mingjian/26478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