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民间故事 > “神笛”知县

“神笛”知县

时间:2012-12-20来源:故事网 作者: 邹殿伟

明朝万历年间,辽东海州城的知县方修仁断案如神。据说,他有一支笛子,吹奏出的笛声有种魔力,能让罪犯从实招供。因此,十里八乡的人们都称他为神笛知县。

  这天,方修仁接到一封信,是本地刚上任不久的总兵李成梁写来的,他家最近出了一桩案子,家中一个任劳任怨多年的女仆竟在饭菜中投毒。被送官之后,一番严刑拷打,女仆却宁死不招。李成梁听人说起方修仁,于是修书一封,请方修仁明断此案。

  方修仁看完信喜出望外,心想自己如能和总兵大人攀上关系,今后前途不可限量。想到此,他带上笛子匆匆赶往李成梁家。

  见到李成梁,方修仁毕恭毕敬。李成梁备下丰盛的酒菜款待他,方修仁受宠若惊,允诺一定会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。

  第二天,李成梁带着他去牢房。方修仁见那女仆一头凌乱的白发,衣服上还有血迹,显然受过一番酷刑。

  抬起头看看,这位就是神笛方修仁方知县,他会让你如实招供的!”李成梁厉声喝道。女仆缓缓抬起头,直直地盯着方修仁。方修仁感到对方目光里透着一股杀气。

  李成梁拍拍方修仁的肩膀,退出了牢房。方修仁搬把椅子坐下,开始审问女仆,然而她始终闭口不答。方修仁从怀中取出笛子,娴熟地吹奏起来。笛声时而高亢,时而低回,急骤时如惊涛拍岸,和缓时似行云流水。几支曲子下来,方修仁惊异地发现,那女仆双目圆睁,没有任何反应。从前犯人只要一听到笛声,都如醉如痴,这次是怎么了?

  方修仁满心疑惑,女仆幽幽地开口了:“这案子的幕后真凶就是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!”方修仁一听这话,骂道:“你这刁妇,犯下重罪还诬陷本官,真是歹毒至极!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招供,或许还能保住你的老命!”

  岂料,老妇人冷笑起来:“你这小人,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居然还装正人君子……”方修仁气急败坏,冲上去狠狠打了老妇人几个耳光。这时,牢房的门咣当一声开了,李成梁带着手下走了进来,方修仁这才感到自己有些失态,急忙解释:“总兵大人,您刚才在外面都听到了吧?这老妇人无中生有陷害下官……”

  李成梁绷着脸说:“我要你来断案子,不想你没查出什么,倒把自己也扯进去了。看来你这个神笛知县徒有虚名啊!”

  方修仁的脸羞得通红,他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这时,李成梁冷冷地说:“方大人,既然你也成了嫌犯,在事实未查清前,先委屈一下吧……”说罢,他不容方修仁解释,就将他软禁起来。

  当天夜里,方修仁躺在床上冥思苦想,只觉得那老妇人有些面熟,可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。这时,门被推开了,李成梁来了,一脸温和地说:“白天让你受惊了,其实我知道你是冤枉的,但为了避嫌,我才先将你关起来。如今东厂的人可是无孔不入,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抓住把柄啊!”

  李成梁的一番解释让方修仁松了口气,但当李成梁问到神笛为什么失效时,方修仁却摇摇头。李成梁说要看看那笛子,方修仁掏出笛子递了过去。李成梁细细端详那笛子,突然放在嘴边吹奏起来!令方修仁惊讶的是,别看李成梁是个武将,演奏笛子的技艺竟极为娴熟。方修仁目瞪口呆,傻傻地听着笛声,眨眼工夫,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……

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方修仁迷迷糊糊被人推醒,睁眼一看,面前有一个裹着头巾的人。从体态动作来看,分明是个妙龄女子。那女子说:“夫君,我来救你,赶紧随我逃命吧!”说完,她拉起方修仁的手,轻而易举地出了禁室。两人七转八拐出了总兵府,走了很远,最后在河堤旁停下来。

  方修仁正疑惑,那女子说:“过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。

  方修仁心头一震,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

  女子摘掉头巾,诡异地一笑:“我是深爱你的玉蓉啊!”

  !”方修仁顿时瘫软在地,颤抖地问,“玉蓉,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  玉蓉忽然愤怒起来:“当年你亲手把我推入河中,我当然是鬼了!我这次来,是向你讨还血债的!”方修仁吓得跪在地上,磕头如捣蒜,哀求玉蓉饶他一命。玉蓉见状,深深叹了口气:“好歹我们夫妻一场……那好,我不要你性命,但你要写一份自首状,我拿着它到阴间去交给阎王,好早日托生转世。方修仁听了,连声答应。玉蓉不知从哪拿出笔墨纸张,方修仁立马接过来,写出自己当年犯下的罪行,并按了手印。

  原来,三十年前,方修仁进京赶考,途中遭强盗打劫,被砍成重伤,后被玉蓉父女救下。方修仁在玉蓉家住下养伤,一对年轻男女日久生情,遂结为夫妻。

  玉蓉的先人据说是江湖大盗,她家有一支祖传的笛子,还有一味祖传的迷药药方。演奏笛子的人事先服下解药,再将迷药塞进笛子中吹奏,药粉被听众吸进鼻中,会使人产生幻觉。就算问起再隐秘的难题,对方在迷醉状态下都会和盘托出。玉蓉的父亲没有儿子,就把笛子及药方传给了方修仁,并叮嘱他将来考取功名后,可用此法审理案件。

  没想到方修仁为独占这门法术,竟暗中投毒害死了玉蓉的父亲。他想日后攀龙附凤、飞黄腾达,于是,他设计将已怀有身孕的玉蓉推入河中。此后,方修仁做了官,也如愿娶了一家大户人家的千金,但好景不长,不久那户人家得罪高官,家境败落,他的妻子得急病而死。方修仁也受到牵连,被贬到辽东海州做知县。

  方修仁此时无颜面对玉蓉,玉蓉冷笑一声:“既然我们在阳世无缘,将来就到阴间相会吧。说罢款款而去。方修仁想喊住她,忽然头部挨了重重一击,又晕了过去。当他苏醒时,发现眼前竟伫立着两个身影,一个是李成梁,另一个竟是那位老妇人!老妇人冷冷笑道:“你总算招认了当年犯下的罪孽!”方修仁惊得目瞪口呆:“你到底是谁?”老妇人上前指着他的鼻子:“我就是被你推入河中的玉蓉,我没有死!多年来我一心报仇,愁坏了身子,愁白了头发……”

  原来,当年方修仁把玉蓉推入河中,不识水性的玉蓉被河水呛晕,幸好被一个渔夫发现,及时救起。玉蓉腹中的胎儿奇迹般地保住了,她怀着满腔悲愤生下儿子,并让儿子随自己姓李,取名李成梁。玉蓉含辛茹苦地把儿子培养成人,后来,李成梁考取武状元被朝廷授为辽东总兵。母子俩认为复仇时机已到,便精心安排,使方修仁一步步走入陷阱。

  方修仁的神笛把戏当然制服不了玉蓉,她早已事先服下了解药。玉蓉痛斥方修仁是杀人凶手,李成梁便以此为借口将他软禁,接着安排一名相貌身材与玉蓉年轻时极为相似的女子劫狱,这才会有那场鬼把戏

  知道真相的方修仁无地自容,他乞求玉蓉和儿子的宽恕。李成梁痛斥道:“当年你加害我娘,我们已无父子之情!看在这些年你也曾为百姓断案主持公道的分上,就饶你一命,但我希望你自己辞去官职,回家闭门思过!”

  方修仁最终无奈地看着玉蓉母子远去,他踉踉跄跄地独自往家走去。一边走,他一边觉得心里痛苦不堪。他望着浪涛湍急的大河,再次吹起笛子。由于他忘了服用解药,吹着吹着,他看到波涛中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冲他微笑,那不是玉蓉吗?方修仁恍惚中喃喃自语:“玉蓉,我赎罪来了!”说着纵身跳入河中!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mingjian/5840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