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网友故事 > 我与处女一夜销魂

我与处女一夜销魂

时间:2018-05-01来源:网络 作者: 佚名

说老实话,我觉得我其实挺亏的,因为我老婆跟我的时候不是处女,她有过前男人。婚前,我们发生关系时,她曾问我,除了她,我还有过别的女人没有,我就老实交代说没有,说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。

前几天,是我和妻子20周年结婚日,那天晚上,我和妻子激情缠绵过后,她忽然又问我,结婚20年来,你碰过别的女人没有?尤其是那方面。

这次,我却吓了一跳,难不成她知道了什么?但是,我稳定了自己的内心,继而摇了摇头,说,我绝对没有碰过别的女人。妻子笑了,立即温柔地钻入我的怀中。

唉,其实,我这样信誓旦旦地说没有,内心是有愧的,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女人也都好傻,男人怎么可能将这种事儿交代给老婆?

而那时那刻,我思绪万千,想起一个被我破处的女人,10多年前的一幕映入了眼前……

那一夜,那一刻,月光如水,屋里,只有我和她。

一个是还不到而立之年的大小伙子——我。

另一个是我认识不到一天的年轻姑娘。虽然时针己指向深夜二点,虽然精彩的电视节目早已播放完,但我和她静静地坐在两个不同位置的地方上。

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奔跑,而我的愿望,是盼望天空尽快地昼亮,送她去车站坐车回家......

那一年,我在西部X省的一家县办饮料厂当厂长,身为一厂之长的我,又当管理者,又当采购员,这年七月,因企业生产需要,我到200多公里外的一家私营企业主联系收购旧瓶子,因为旧瓶子一个才两角,而一个新瓶子五角多,对降低产品成本,提高企业利润有很大好处。这一次,我整整购了三车旧瓶子,四万多只。但由于身上现金带的少,还欠买主三千块钱。虽然我与买主非常熟悉,经常业务往来,但买主非要派人随我来厂里取钱,因为他急需流动资金。

我答应了买主,随即他领来一个姑娘,对我说:这是我二女儿。我仔细打量她,只见她中等身材,虽说是农村姑娘,但却端庄秀丽。一问才21岁,正在省城某大学自费上学。

她跟我坐在一个车子上,一路上她很少说话,只有中途吃饭,才见她与司机说几句。

三车瓶子到厂子的时候己是深夜近11点了,我连忙打发人卸货,司机急着要装运其它货物,火爆爆的。

等正式吃完饭,打发走司机,已经是深夜12点了。我跟她说,送你到车站旅馆住下吧,明天一早乘班车走。

她却说,一个姑娘家拿好几千块钱住宿不安全,万一丢了,对不起辛勤的父母,再者,班车太早,这山沟小县一天只发一趟,她起不来,会误了车次。

我说,那咋办?她说,就在我家过夜吧。

我吓了一跳,因为妻子和女儿回千里之外的娘家去了,家里就我——“孤家寡人一男子汉。现在,深更半夜,一男一女,成何体统?再者,我也不放心,我住的那间房子是个商店,店主——女儿她舅这次也随妻女回家去了,如果叫她一人居住,两万多元的物品交给一个才认识一天的姑娘,我能放心吗?但我还是关心地问:你一个人住在这儿吧,我到其它地方住宿。

谁知她摇了摇头,声音有点娇滴滴:我不,你陪我,我怕。好大胆子的姑娘啊。

可作为熟人的女儿,她不走,我怎能赶她,而且,她也不让我走,叫我陪她。此刻,我忽然有些害怕和担心,因为,我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一间房子里,孤男寡女地在一起,都是不到30岁的年轻男女,何况,我妻子不在家,已回娘家多日,万一我一激动……再说了,就是我不激动,一晚上和一个姑娘住了一宿,别人知道了,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,要是妻子回家知道,还能饶得了我?

没办法,我只好提议,双方都坐着,坚持到天亮,反正白天坐车时,在车上晕晕乎乎睡了些。她朝我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夜,多么的难敖,刚开始,我和她以电视打发时间,可看了一会儿就没精打采了,于是,我与她闲聊。

我从她口中得知,她叫小菊,全家靠收购回收旧包装度日,那一年,她父亲给她买了一个城镇户口,并送她到省城某大学自费学习,目前正放暑假帮父母干些杂活……

谈着,谈着,不知不觉中,她忽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并打起了急促的呼噜声。平躺在沙发上的小菊,少女那特有的双乳顶得高高的,并随着急促的呼吸使双乳上下起伏,更要命的是,她胸襟前的衬衫一粒扣子没有扣好,红红的乳罩下面是雪白的肌肉,好白噢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wygushi/26522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