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侦探悬疑 > 魔鬼邀请书

魔鬼邀请书

时间:2018-04-27来源:大众文摘 作者: 梅妆

二蒲之死

民国三十六年正月,留美学生秦朝由旧金山乘飞机返沪。一出机场,他直奔香江花园。香江花园13号别墅,秦朝叩响门环。楼角亮起一盏灯,钟阿婆前来开门。姑姑呢?秦朝问。钟阿婆叹息一声,说送薤露园了。

薤露园是万国公墓。这秦朝知道。他又问,若苏在哪?蒲若苏是秦朝的女友,由于秦朝留学美国,两人天各一方。秦朝急于见到恋人,并不是为了卿卿我我。姑姑去世,他想安慰并分担恋人的忧伤。虽说是姑侄,毕竟也有十几年的养育之恩,若苏与姑姑蒲可卿情同母女。开灯后,会客厅多了一种香火气息。香火缭绕处是一八仙大桌,桌上方有个大镜框,黑纱漫卷并垂及地面,镜框里的中年女人神态极其安详。她就是蒲可卿。

秦朝一下子跪倒,泪如雨下。香江花园这栋白色小别墅,是他们这对恋人周末缱绻的不二之选。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去年九月份,秦朝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利斯安大学。本来准备学期结束回国,没承想就接到若苏的越洋电话。若苏泣不成声,说姑姑自杀了。说起来,若苏也是个可怜人。三岁那年,父亲被黑道上的人砍了,母亲跟人跑了。爷爷虽然健在,奶奶却是续弦。万般无奈,姑姑蒲可卿收留了她。大二那年与秦朝在复旦公学一见钟情。

阿婆,若苏呢?给亡灵上完香,秦朝转脸问钟阿婆。钟阿婆是蒲可卿娘家门上的人,虽然是下人,蒲可卿却极为倚重。这个年近六旬的老人眼睛红肿,怜惜地望着秦朝,说秦少爷,你一定要挺住。秦朝的心一下子提溜起来,他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二楼。二楼装饰精美的小型会客厅里,躺着若苏。秦朝懵了,一下子扑到恋人身上,若苏,我回来啦!随后跟上来的钟阿婆喃喃地说,让她睡吧,别惊扰了她。

秦朝大吼,昨天给我打电话,还好好的!钟阿婆抹泪,自打夫人走后,小姐不吃不喝不说话,昨晚我煮了莲子粥好不容易劝她吃下。谁知今早一喊二喊没动静,上来一看人盘坐在夫人卧房。我拍拍她肩说小姐吃饭了。哪承想一下子就倒了,吓得我急忙打电话求救,西洋大夫上来查看一番说吃了太多安眠药没得救了。老人说着涕泪交加。

诡异琴声

蒲若苏同样被安葬在薤露园。葬礼上,姑夫关雨昌虽没现身,却委派众多手下前来帮忙并送来一个花圈。通宝银楼在上海滩名头正盛,关雨昌的确是个大忙人。

送走蒲若苏,秦朝并没马上离沪,心中诸多谜团羁留了他的脚步。这日,他茫然呆坐半晌,越坐心头越恐慌——蒲可卿割腕本就是平地起风雷,若苏又步其后尘,这是什么节奏?难不成就因姑姑死了,自己就不活了?这不符合若苏性格。这房子莫不是被人下了蛊?钟阿婆这样说,显然是洞察了秦朝心思。

钟阿婆虽然是汉人,却是在湘西外婆家长大的,相信湘西的蛊毒之说。据说有那用心不良的,盖房时会把蛊偷砌进墙里咒主人家——钟阿婆忧心忡忡。秦朝说,阿婆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钟阿婆将一碗打卤面放下,说,吃口垫垫吧。秦朝并没有打击钟阿婆的巫蛊说。两个殁于无常的女子,为香江花园13号蒙上了神秘面纱。

秦朝坚信自杀是个茧,茧里裹着的虫,才是他要的真相。当晚,他没进客房,毅然推开了蒲可卿的卧房门。他觉得要找到蒲可卿的死因。作为通宝银楼大掌柜蒲尊儒的独生女,蒲可卿也曾集骄娇于一身。通宝银楼总号,坐落于上海,分号却开到了南京天津等地。其势头虽与大同行的凤祥、杨庆和等九大银楼不能比拟,却也是入了新同行(凝仁组)。有这样的家世背景,蒲可卿自然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,她那带套间的卧房,果然非同一般:藏书甚丰、古玩云集,墙角绿萝下摆着一台留声机。由于主人割腕,内房地毯被鲜血洇红,已经撤去,露出黄色实木地板。地板上卧一雕花大床,被褥方正,却只摆一枕。

听若苏说过,可卿姑姑的婚姻并不幸福。当年关雨昌入赘蒲家,蒲尊儒在世时,他还有所收敛,老岳父一归西,就有恃无恐了,眠花卧柳逛窑子,少有工夫来香江花园。可卿姑姑人前风光,背后其实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苦楚。秦朝隐隐觉得这是一块绕不过去的巨石。秦朝枯坐半宿,没想出个所以然,索性点了一支烟。半梦半醒间,若苏来了。若苏径直坐到秦朝旁边,把头趴在他膝上。二人无话,就那么亲昵地坐着。诡异的琴声猝然响起,时而低缓,时而高亢,声声凄厉。须臾,秦朝只觉眼前发黑,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恐怖包围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zhentan/26489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