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侦探悬疑 > 带刺玫瑰

带刺玫瑰

时间:2018-04-30来源: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: 佚名

一、命案

凌晨5点半,天刚蒙蒙亮,几个老大爷结伴去晨运,路过一条胡同时发现一家院门大敞,仔细一看,门口竟趴着一个女的,浑身是血。

警察很快赶了过来。案发现场是青城县的老城区,一直有传言说这里要进行棚户区改造。不过几天,周围便稀稀拉拉地多了几幢临时修建的砖房,看起来凌乱不堪。

霍嘉树深吸一口气,戴上手套和鞋套,走进屋里。

第一现场是卧室。男死者被发现倒在卧室,而女伤者则是浑身赤裸地倒在门口,被送往医院。

屋里门窗完好无损,在客厅和沙发上,有两处血迹,而卧室的三面墙上都有血迹。霍嘉树站在那里,手中模拟凶手的动作,应该是凶手砍向死者,血喷到墙上……

女法医走过来,说:死者头上的两个口子是致命伤,凶器应该是斧子。

但是现场没有发现斧子。霍嘉树低声道。斧子属于利刃,这说明凶手的怨气非常大,是想致对方于死地。难不成是仇杀?

女法医将手套取下,说:这间屋子有8个人的足迹,除了受害者夫妻,还有6个人在事发后进入现场,而且并不排除凶手在这之前清理过屋子。她伸手指了指立在一旁的拖把。

霍嘉树疑惑地说:救人需要这么多人吗?马上跟现场这些人的脚印进行对比,看看都有谁?

女法医点点头:已经派人回去检验了。

死者的家位于老胡同里,这种胡同一般都是老居民或者外地来的租户。胡同很窄,大概就80公分宽,左右各一家。但很明显,案发时对面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。

霍嘉树顺着巷子走出去。不远处一家小卖店的门口,几个大妈正在议论,一看见霍嘉树就问。

张庆丰他家那口子是不是被强奸了?

张庆丰正是男死者。

霍嘉树问道:你们听谁说的?

一个大妈八卦道:这都传遍了,今早好几个人都看见了!

是吗?霍嘉树皱了皱眉,问道,张庆丰最近跟谁有过争执吗?

这倒是没注意。大妈摇摇头。

那他跟谁的关系比较好呢?霍嘉树继续问道。

另一个大妈开口道:早上跟着一起进去的那几个跟张庆丰关系都不错,他们经常一起喝酒,我就看过好几次。不过,这些日子倒是不怎么喝了。

霍嘉树眼睛一亮,继续问:他们家离这里很近吗?

卖货的大妈指着大路对面的胡同,说:老路家就住在那儿。她又往后500米的位置上指了指,乔家和王家都住那儿,也不远。

霍嘉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,目光落在张庆丰家对面的空屋子,问:这屋子多久没人住了?

卖货大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道:得有半年了吧。这家人也是奇怪,新搬过来的,没住多长时间,急急忙忙就把屋子给卖了,结果就要棚户区改造了,一点钱也没赚着。

你们听谁说这里要进行棚户区改造的?霍嘉树疑惑地问道。

大妈们互相看看,说道:也不知道是谁说的,反正大家都这么传。

霍嘉树道了谢,脑海里不停思索着。

二、疑犯

刑警队办公室,烟雾缭绕。

女法医在作报告:死者张庆丰,男,43岁,外贸公司总经理。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夜里11点左右,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80mg100ml。致命伤是头部的两个伤口,一个长达9公分,一个长达10公分。

女法医顿了顿,又说:受害人,女,任雅琪,40岁,家庭主妇,跟死者张庆丰是夫妻关系。她的脚上有结痂,明显是被铁链或是绳索捆绑过和殴打过的痕迹。下体撕裂,没有发现精液。之前流过产,还遭受过殴打,头部受过剧烈撞击。

她现在清醒了吗?霍嘉树问道。

人是醒了,但是整个人拒绝被靠近,我怀疑她可能患有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。

没办法,霍嘉树叹口气,找个女警察跟她做一个笔录吧。

女法医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接着,小李汇报了调查情况。任雅琪昨天下午4点买完菜回到家,一直没有出门,而张庆丰昨天夜里有应酬,大概10点半回到家,两人都没有什么异常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zhentan/26510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