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侦探悬疑 > 胡知府智破井尸案

胡知府智破井尸案

时间:2018-05-11来源:故事网 作者: 沈淦

  秦氏失鞋受惊
  
  这一年五谷丰登,秋收之后,晓玲娘家的村中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会以祭祀社神,村民还凑钱从城里请来一个戏班子,搭台演戏,很是热闹。适逢晓玲的婆婆王氏的病情也稍有好转,秦父便托人捎信给女儿,希望能接她回家玩几天。王氏一口应允。常伍虽然很不情愿,但是母亲既已许诺,一时也找不出理由阻拦,眼睁睁地看着娇妻梳妆打扮一番后,兴高采烈地回了娘家,心里着实难受了一会儿。没过几天,常伍就到岳父家去催促妻子回去。岳父岳母好不容易才把女儿接了回来,怎么舍得这么快就让她走呢?所以无论如何也不答应。过了几天,常伍又跑到岳父家,对妻子说:我母亲因操劳过度,又发病了,你这个做儿媳妇的,难道不应当赶快回去伺候生病的婆婆吗?晓玲这两天看戏入了迷,又听说当晚这一场最精彩,更舍不得走。在一边的秦母也帮着女儿说话。常伍不能强迫,又一次悻悻而归。常伍两次都没能把妻子接回来,越想越气,决定狠狠羞辱妻子一番!
  
  常伍回家匆匆吃了饭,便乘着沉沉夜色,又悄悄地摸到岳父家。他熟知岳父家有堵矮墙,就在戏台旁边,晓玲与表姐妹们向来是并排坐在墙头看戏的。果然,常伍远远地就看见晓玲坐在矮墙上,正指手画脚地与姐妹们说说笑笑。他当即钻入人群,侧着身子挤到墙边廊檐下。台上锣鼓齐鸣,台下满场喝彩,晓玲全神贯注地观看表演,渐渐地放松了身心,忘了应有的矜持和端庄,多次把一只脚垂挂墙下。常伍便弓着身子,蹑手蹑脚地凑过去,悄悄地摘下晓玲的一只鞋子,转身而去。
  
  过了一阵,秦晓玲忽然觉得右脚寒冷,伸手一摸,鞋子已不知去向,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,脸变得滚烫通红。她怀疑鞋子被哪个无赖之徒脱掉了,她担心散戏以后,被众姐妹瞧见遭受耻笑,于是不等戏演完,便推说有事,急急地下了矮墙。晓玲回到屋中,找了一尺多布,把右脚一包,叫回正看戏的父母,一定要他们现在就叫个娘家人牵头驴子送她回去。
  
  丈夫背尸投井
  
  到了婆家时,王氏还没睡,开门见是儿媳妇,满脸惊讶。晓玲赶忙解释,因为担心婆婆的病,所以急急赶回。接着,晓玲服侍婆母睡下后,悄悄地摸回自己房中,只怕惊动了丈夫,也不敢点灯。哪知常伍根本就没有睡着,还故意问是哪一个?晓玲惊慌失措地作答,常伍却一再阴阳怪气地嘲讽。最后,竟点了灯,假装发现晓玲失了鞋,怒骂她是贱妇,并且威胁道:等我明天查到了鞋子,非要杀掉你这个败坏门风的贱骨头不可!
  
  常伍原本是想羞辱、吓唬晓玲一下,让晓玲今后服服帖帖地听自己的话。哪知,晓玲年轻不晓事,听了丈夫的话惶恐得无地自容,既不知丈夫第二天将如何处置自己,又担心事情传出去让左邻右舍耻笑,越想越羞,越想越怕,越怕越慌,最后竟懸梁自尽了。等常伍被扑通一声闷响惊醒后,才知道自己的妻子上吊自杀了。常伍懊恼悔恨不已,又不知所措。突然,他转念一想:妻子深夜回家,该不会有人知道,如果我偷偷地藏起尸体,并且诬陷她的父亲,自己就可以逃脱灾祸了。拿定主意后,他立即起身剪掉屋梁上的带子,慌慌张张地背着尸体出了门,投进邻近一座寺庙旁边的井里。
  
  天刚放明,他来不及见母亲,就立即出门,径直往岳父家去迎接妻子。岳父岳母都奇怪地问:昨天晚上不是已经送她回去了吗?你怎么没有见到?常伍极力表白,说妻子根本就没有踏进家门。晓玲的父母见女婿说得这样坚决,一下子也慌了神,赶紧去找那个护送晓玲的娘家人,碰巧那人因事外出,大家怀疑是他拐走了晓玲,稍一商议,便向官府报了案。
  
  少妇身变和尚
  
  定州知府胡文昌,一接到报案,便立即拘捕了那个夜送秦晓玲的娘家人。带到衙门一审,此人大喊冤枉,并说昨晚将秦晓玲送回至婆家,还听到了她与婆婆的一问一答。胡知府又传令把常伍的母亲王氏拘至公堂审问。王氏不明就里,就把昨晚的情形讲了一遍,与护送者所说完全相同。胡知府一听,马上断定是常伍从中作梗,对他严刑拷问。常伍只得如实招供。胡知府当即押着常伍去寻找尸体。到了现场,胡知府见井中果然漂着一只绣花弓鞋,便命人用绳子拴着一个熟悉水性的衙役缒下井去打捞尸体。等尸体打捞上来后,大家一看,都吃惊不小:哪里是什么红颜绿鬓的少妇,分明是一个身穿袈裟的秃头和尚!和尚额破脑裂,其死状惨不忍睹。当即有人认出,这和尚就是附近寺庙的慧海。
  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zhentan/26580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