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19468888伟德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www.19468888.com > 侦探悬疑 > 仿生犯

仿生犯

时间:2018-05-14来源: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: 蓝鸿

我叫一声你敢答应吗

傍晚时分,艾文耳朵里塞着耳机,一边往家里赶,一边四处张望可能驶过的出租车。这一带是新开发的市区线路,一到晚上就很难打到车。因为公司一批唱片赶期,负责后期制造的艾文今天加班到很晚。快到家时,艾文还没有打到车。他走进一条小胡同,看到前面有一个人,呈站立姿势,头趴在墙上。艾文走了过去,就在离那人两三米的时候,那人突然抬起头来,开始凄厉地尖叫。艾文下意识地想要跑,可腿脚却开始发软。一柄刀子毫无征兆地插进了艾文的胸膛。倒下的那一刻,他看到了那人嘴角泛起的冷笑。

翌日,艾文的尸体被人发现。现场还留下一张打印的纸条,写着这样一句诗:夜的精灵披上缁衣,黄色的麦田,燃起我欲望的火焰。亲爱的,我叫一声你敢答应吗?负责此案的年轻干探方志同对此感到束手无策。从这几句诗里,分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讯息。方志同调查了被害者艾文的情况。他是本市一家唱片公司的录音师,没有发现和他人结怨的情况。

在艾文的随身听里,方志同找到一段录音,是街头嘈杂的人声、车声和脚步声,末尾还有一段奇怪的尖叫声。据艾文的同事介绍,最近艾文在负责音乐专辑《尖叫的城市》的后期制造。因为工作需要,艾文一直有随手记录生活中各种声音的习惯。方志同发现这段音频录制的时间和艾文被害的时间吻合,说明它是艾文被害前的真实声源记录。经过比对,尖叫声并非艾文本人的,也就是说,它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。当时凶手可能误认为是他在听音乐,所以并没有发现这段录音。

舞翩跹

在鑫悦唱片公司,方志同见到了最近走红的歌手晓鸣,《尖叫的城市》正是他准备推出的全新专辑。晓鸣听说艾文的死讯后很悲伤。当方志同问起他专辑名为什么要用尖叫这个词时,他说这是艾文的建议,因为艾文觉得他的高音很有爆发力。

我和艾文私底下是很好的朋友,为了录制这张专辑,我们花了不少功夫,想想挺惋惜的。晓鸣说。作为歌手,晓鸣的声源很容易找到。方志同把他的声音和艾文死前录制的音频进行了比对,结论是不属于同一个人。案子陷入僵局。还没等方志同找到新的突破口,另一起案件又摆在了他的面前。

一段街头的监控视频被报案者送到了公安局。录像里,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在忘情地扭动身躯跳舞。一个路人被吸引过去了,站在那儿看,面具人突然冲上去就是一刀,路人踉跄倒下。随后,面具人拖着他的尸体,走出了视频监控范围。方志同赶到现场查看,在电线杆子上发现了一张贴着的纸条,上面打印着这样一句诗:秋草黄,舞蹁跹。不道腾跃苦,只为觅芳踪。

又是在现场留下诗句,与艾文的案件如出一辙,看来这应该是一起连环案件。与上个案子不同的是,这次凶手弄走了死者的尸体。方志同马上发布相关信息,试图找出被害人,然而两三天过去了,他们没有接到有关人口失踪的任何讯息。第二天上午,方志同刚到办公室,就看到同事梁栋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,看到方志同过来了,他一脸坏笑地说:过来听听,这里有个好东西……”方志同走了过去,梁栋把耳机递给他:这是最近网络上疯传的音频,你看这标题,《强奸现场声播》!现在的罪犯,胆子也忒大了!

方志同戴上耳机听起来,果然,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挣扎和流泪的声音,还有两个男人的笑声。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,有不少人留言。方志同拉动鼠标往下看,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——艾文!

朋友圈

方志同马上查询了这个艾文IP,结果显示是在本市。方志同看到艾文在评论区里什么话也没说,只发了一连串抓狂的表情。

方志同把音频里的声音跟上次杀人现场录音里的声音,以及艾文本人的声音进行了比对,结果仍然不符合。如果不快点找出凶手,可能还会有第三个人遇害。方志同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尖叫上来。他坚信,晓鸣的新专辑、艾文的尖叫录音、死亡现场的诗,都有尖叫这个关键词,这不像是偶然。

这次,方志同从唱片公司的人员入手,再次调查晓鸣。他听说,艾文死前,曾经和晓鸣在录音棚有过激烈的争吵,但争吵的内容不清楚。方志同去了晓鸣的住处,晓鸣住在一幢老旧的筒子楼。方志同到达时,晓鸣正忙着收拾东西搬家。方志同注意到他家有一张合影,上面除了晓鸣以外,还有另外三个男子。 据晓鸣介绍,他们都是与他合租的室友,一起来这座城市打拼的。穿运动衫的叫孙亮,留小胡子的叫杜都,最瘦的叫申明权。

方志同饶有兴致地参观了他们的房间。他发现,申明权的房间艺术气息浓郁,墙壁挂着书法作品,桌上、床头摆着几部诗集,据说他特别喜欢写诗。对面是孙亮的房间,走廊上摆着几尊塑胶模特,晓鸣告诉他,孙亮本人在市里一个舞蹈社团当教练。方志同不动声色地问起晓鸣与艾文发生争执的事。晓鸣说:都是因为专辑的事。艾文脾气倔,为了把那张专辑做好,我们都吵过两三次了……”这时,申明权和杜都从外面回来了。杜都抱着条小狗,另一只手里拿着两盒药。申明权和他聊着什么,看到方志同后闭了嘴。方志同向他们问起了另外一个朋友的下落。

你说孙亮?他参加舞蹈比赛去了。为了拿到奖项,他还专门找我帮过忙呢……”申明权说。哦?说来听听。方志同问。他打算在舞蹈中融入诗词说唱,找我帮忙写词,要中国风那种。我推不过,就即兴给他整了几句。申明权说。你记得是什么内容吗?”“都一个多月前的事了,记不太清楚了……我想想啊……大意好像是守望麦田……夜精灵,吟叹声声无人应,婆娑舞姿羡煞人……独怜秋草生,莫不是,凄凄愁思,黯然销魂……”方志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知道他在哪儿比赛吗?”“这个他没说。”“他回来的话,请告诉我一声。方志同边说边走出了门,却又忽然站住,他问杜都:对了,还没请教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?”“我是个兽医。杜都说,扬了扬手中的药盒。

搜寻

回到办公室,方志同回想着在晓鸣家了解到的一切。申明权写给孙亮参加比赛的那首诗,总让他有种似曾熟悉的感觉。他拿出日记本,翻出两次凶案留在现场的诗进行对照,发现两首诗竟有不少字眼与一个月前申明权写给孙亮的诗相同!麦田、夜的精灵、舞姿、秋草……还有,我叫一声你敢答应吗吟叹声声无人应,以及独怜,也有意思上的关联。会不会是孙亮把这首诗改头换面,用到了杀人现场?难道他是凶手?正在这时,同事梁栋走过来,说有电话找他。方志同接起电话,只听对方说:方警官,记得上次在视频里看的舞蹈吗?方志同的脑子里一下出现面具人跳舞的情景。他问:你是不是孙亮?对方的声音显然经过处理:我听说你老婆挺喜欢舞蹈的。如果你执意要调查这件案子的话,我一定找机会把这支舞蹈献给她……”方志同立即示意同事追踪这通电话的来源,对方却在这一刻挂断了电话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zhentan/26598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